笙歌

清汤po主,连鸳鸯锅都没有

情人【时木·短】(上)

时樾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?

这似乎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,方木常常想,自己与他到底是处在一种怎样的关系磁场中?或许是时樾故意的,他将这份关系微妙的处置着,不偏不倚。方木自己也是这样,仔细想想不过是成年人维系一切感情该有的态度了。

 

彼时时樾正在浴室里刮胡子,他围一条浴巾,赤裸着上身,肩头的纹身上还沾着些许水珠。镜子里的人挑眉,是因为察觉到了身后的响动,推门进来的是方木,他看着镜子里的时樾,一时间谁都没有动,保持着静默的氛围,仿佛是末世到来前的最后一次相望。方木是从外面回来的,他周身仿佛冒着凉气,猛然冲进热烘烘的浴室,脸上也泛起了些许红晕。

要说时樾是狡黠的,那方木则是疏离的,他...

2017-11-23

第四年,William,生日快乐!我的宝贝

2017-11-21

我捡到了我大爷(33)

“大爷爷啊……”

吴邪虽然虚弱却也硬生生从唇齿中挤出一句,张启山听得心头一紧,眼前人的样子还是一如从前,叫起这戏谑的称呼时,那人的嘴角似乎还带着笑意。

“张启山,不要磨蹭了,你知道我想要什么。”

陈皮掂一掂手里的枪,笑的毫无遮掩。

“不可以!”

副官闪身相护,他知道这一次张启山着实是被握住了命脉。可是张家一门,长沙九门,万万民众又怎么肯任由张启山被人摆布呢。

“佛爷,吴小少爷……有自己的造化,我们有我们的造化……你……你不可以逆天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张启山从来都没有这么恼怒过,他站起身挥开了副官伸出的手,径直的朝着陈皮走过去。

“来啊!孬种,来啊!你做局谋事,勾结洋人,挑拨下毒,阴毒的事做了这么多,不就为了现在...

2017-10-26

昆仑劫……和我站一个cp的人怕是不多吧……

【回顾有感】

2017-10-26

你和我,从来隔得都是银河

2017-10-09

我捡到了我大爷(32)


“启山,可不可以不要冒险?至少这次先不要去。”

尹新月知道这话多么苍白无力,可她还是问了,这是一个让她抛却一切的人,她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跑到月台,上了来长沙的车。从那一刻起,她不再是个大小姐,不再是个唯唯诺诺的千金,只是一个追寻爱郎的痴心女子,但终究也是错付了。

“新月...”

张启山咳了一声,

“啊?”

“你走吧,回北平吧。”

张启山出门前最后望一眼,尹新月却似听了什么要命的话,她点点头颓然的坐了下去。

裘德考上门来找阿四,隔着窗望了一眼吴邪,他讪讪地摇头,

“张启山,真的不在乎吗?”

“不在乎?那他娘的留着干什么?”

阿四斜一眼卓三,他早都满腹牢骚了,

“且慢。...

2017-09-10

我捡到了我大爷(31)

张启山这几日总是想起少时在东北老宅子里的那段日子。极北的地方日头也不毒,夏日拽着个小摇椅就在院子里看花草树木,他那时候小,却也学着爷爷拿老蒲扇,那一个扇子顶得上他俩张小脸,但他也笑嘻嘻的虚度着日光。
偶一次,他在院子里歇着,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蹭他的裤腿,低头一看,才是一只黄白相间的小奶猫。他记得那时高兴的紧,日日夜夜的都觉得捡了个宝,天天高高兴兴的看着小奶猫跌跌撞撞的往自己身边跑,可后来几日也不知道是节气变更还是照顾不当,那猫居然挨上了瘟,后来去的时候也不过小小一个,张启山算是得了天大的委屈,只想着埋怨自己的万般不是,小小的一个人就暗自发誓,日后要不就是不要,要是要了就一定要护得妥妥当当。

“佛爷...

2017-09-04

我捡到了我大爷(30)

“靠!”

吴邪奋起一拳直勾勾打在裘德考脸上,也不知道那里生出的一股怒气,驱使他开始不顾一切的发泄。

“你他妈觉得我很好欺负嘛?!”

裘德考被吴邪冲过来的一股蛮劲儿掀翻在地,接着又是一拳拳的揍在他的下颚骨上。阿宁也是惊呆了,她以为的白面小书生原来也是一腔热血的真男人。

“你们都觉得我好欺负,是吧!”

吴邪揍完一拳愤愤的站起来,裘德考摸着险些脱臼的下巴静静盯着他。

“你!还有你!我知道你们要干什么,但是有我一日,别想动张启山!我死了,也拽着你们一起走!”

吴邪毫不畏惧,他想通了,或许这就是来这里的意义。如果相随到底只是痴念的话,那他的到来就是为了在这乱世里护张启山的一点周全,只是这样便也是天大的意义了。

“裘德考...

2017-07-30

我捡到了我大爷(29)

骤雨没由来的浇下来,吴邪眼睁睁看着庭院中的花树在劲风里涣散,就像画纸上一团浓郁的粉色,顺着滴下的水滴愈来愈淡。原来每一种浓郁的情绪总是会散的,也许在一瞬间就能被外界的风雨浇熄。他不晓得此时的张启山是不是只身一人在破败的西郊奔溃,是不是半路变了心意终于决定抛下他不顾,是不是遂了心意,不免俗的和尹新月谈起未来。
可他却不知道,这些都没有发生。

阿四那一枪也是毒辣,就是为了要命。可上天庇护,张启山这样的人物注定不是会草草一生的。
布鲁斯出来时拧紧了眉头,但索性洋大夫的技术和张启山命一样过硬。

“让他歇着吧,他这段时间不能再收刺激了。”

布鲁斯淡淡的扫了一眼副官,他其实有些难以置信,这样一个“钢铁之躯”居然一夕...

2017-07-24
1 / 14

© 笙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